ABC

唐亚 eternal(永恒)4000字初回

十九世纪警告,文风浮夸ooc有 没有玛丽苏 这回唐还没有出场,其实蒙哥马利老船长是配角可以接受的话请看
我是追求语言美的新人

   我看着这个精灵般的造物。我看着黄昏制造了他的剪影,一半是夜的死寂,一半是日的生气。
  当你望进他的眼,你会知道什么才是纯粹。
  什么是海的颜色?海所谓碧蓝,不过是无数透明水滴混杂起来折射出你对这世间最美的想象。海也藏污纳垢,埋藏了枯骨与财宝;海也热情奔腾;海也冷静沉郁;海也纵情恣意;海也冷静古板。
  你会觉得他的眼睛是海,你会觉得他就是海,但他不只是海,其名为纯粹。
  只望一眼我就重生。你们有没有觉得自己就像被关在水池里的金鱼,睁大无神的眼睛,在死寂中沉浮,你看到的是静止的,有时你还在茫然沉浮中,突然感到黑暗的别名,好像假象身后真相揭开了面纱。在他的眼里我看到真相莞尔。
  是什么造就了如此纯粹的灵魂,又把他完美地分割,像旷野的地平线,光与影在那里交汇。我疯狂痴迷去搜索,哪怕我最后会溢死在这片蓝里(私设)。
 
  当我想要溢死于他的眼眸时,他正苦恼着。每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又失控了就痛苦难耐,况且这并不是些好的想法,只能证明他心中暗藏着残酷与无情。他想,这个世界充满了无尽的苦难,人们努力地活着只是为了最终的消亡,他们疲于奔命,却忘了最重要的事。他们奔跑着,好像相信自己会永生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珍贵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。(引用)可是永生又算什么,珍贵和独一无二又算什么?如果可以的话,他宁愿不要永生,他想。
 
故事发生在十九世纪(私设),一座小岛沉入海中,一个孩子惊恐地预言使他们逃出生天之后。
  
那个孩子的脸颊上沾满血污,头发打结且无法辨认颜色,此时已经从惊恐中脱离,布满伤痕和脏污的脸上没有表情,眼神空洞对着海面,一个人躲在船的角落。
 
‘你瞧那个家伙,从哪来的,船上怎么会有小孩?”红鼻子水手指了指角落“不会是那个小蒙哥马利的私生子吧。”
 
  “嘿,怎么可能,就那个穷小子,什么落魄贵族,怎么讨得到老婆”瘦长的老水手笑道”欸你看看,小孩子好像长得还挺俊的”
   蒙哥马利早就习惯了他们的奚落,走过去挡住了他们的视线,向亚瑟伸出了手,
  
  “你好,我叫蒙哥马利。”
亚瑟空洞的眼瞳微不可察地动了动,又回归了原位。

“谢谢,我猜你能听懂我的话”说着他缩回了手掏出了手绢,“不嫌弃的话我帮你擦擦”
    
  亚瑟一把拍回了他的手,并且后缩狠瞪着他“别碰我!”
   
  “好,好。对不起,你先冷静一下,吃点东西吧。”蒙哥马利掏出了自己的口粮和淡水
      亚瑟无动于衷,持续用骇人的目光直视着他。
     长久的沉默后。“好吧,我先离开。 ”他走着,又回头“但是夜里会冷。”    亚瑟仍不理睬。蒙哥马利叹了口气“真的不来吗?舱里很暖和”回答的只有大海。
  
   直到大海不再反射刺眼的阳光,铅块从天堂的那端升起,一条银河流过海上刮起阵阵的风,他才伸出手抓住那块干瘪的面包,拼命地啃咬起来,之后沉沉睡去。
   直到连海洋都不起波澜,万物都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时,落魄的贵族走了出来,把他自己虽然陈旧但整洁的外衣轻轻盖在亚瑟身上,“我该相信吗,天主真的创造出这样完美的生物却让他遭受苦难。”
 
  他看看稚嫩的亚瑟的侧脸,长长的睫毛和完美的弧度,此时他收敛了绝望和戾气,又是一个脆弱的孩子的模样。“果然,那还是巧合吧。但是,万一.......”
  他抬头望望天,如果黑暗不至于挡住他的表情,你就会发现此时他面带苦涩“但是我只能相信,不然我还能信什么。我只能相信万能的主会派他光明的造物赐予我善的回报。啊,光明之子啊,请带给我希望”
  
   他静静地走到船边看着海洋一如既往地沉默。好像全世界都把他遗忘在这里。

   突然起了一阵风,身后传来一声轻唤“妈妈。”亚瑟轻轻皱着姣好的眉,缩紧了自己的身体,想从噩梦中逃离。

    在这世上有什么?
  小小的蒙哥马利曾问过这个问题,那时还兴盛的蒙哥马利家里,人人沉湎于上流社会的酒醉金迷,女人脂粉盛装出席各种聚会。厨房、仓库、佣人的餐厅和门厅,到处都热闹非凡。只有在和煦的春日里,蓝天丽日把屋子里的人都引到庭院时,几间大客厅才显得宽敞安静。如天气不佳阴雨连绵也似乎不使他们扫兴,室外的娱乐已停止,室内的活动逐渐变得更加精彩了*。
世上有无尽的欢乐。
小小的蒙哥马利曾经日日在宽广的城堡里舞蹈,从层层楼梯的扶手上滑下,享受所有贵族小孩的崇敬,随手打碎昂贵的瓷器,以戏弄女仆为乐。
  这世上充满愉悦。
  直到一天又一天,不停有人搬走城堡里的古董,名画。日复一日欢唱的贵族小姐们都锁起了门,仆人一个接一个离开了城堡。
  直到有一天城堡里最后一个女仆离开时,对他说“少爷,对不起,我也要走了”
  “但是,米娅,你一直在这。”
  “是的,少爷,但我要走了。”
   “但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们都走了。为什么父亲不拦住你们?”
   “少爷,您和老夫人也要走了。”
   “为什么?这是我的城堡。”
   “少爷,因为你们没有钱了。这个世界上只有钱使人相信。”
   “父亲会回来,他总会带来很多很多钱。”
“少爷,老爷不会回来了”
小小的蒙哥马利瞪大了惊恐的眼睛。
“因为大海很不讲理,他吃掉了老爷。这个世界很不讲理,不离开的话我们都要被吃掉。”
“少爷,我还称您为一声少爷”
    “少爷,这世上没有上帝,没有人会来救你,没有人会施舍你慈悲,我们都只得自求生路。”
“所以,对不起。”
  祖母走了过来,看孤寂大厅里一大一小拉长的影子对峙。“你也要走了吗,米娅”她说“走吧走吧,这里迟早将人吞噬。早点找个好出路。”
“谢谢您,老夫人。蒙哥马利家曾给我带来荣耀,走到哪里米娅都不会忘记侍奉过高贵的蒙哥马利。”
  “唉。快走吧,米娅。蒙哥马利只剩下两个人和没几个子了。我们还能留给你的,只有一身风骨了。”
后来他们失去了土地,离开了城堡,年迈的祖母一人带他上了一艘轮船。

  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,像祖母这样亲热、频繁地念着上帝,仿佛上帝是她的兄弟。

  他坐在一排货箱上,从小小的窗户向外望,海水扬起的水花突然拍在窗上,吓得他掉了下去。  “噢,别怕”祖母轻轻把他抱起,又放回货箱上。海上起了雾,周边没有任何景物变化,灰蒙蒙的,忽然,一切景物都开始颤动,只有祖母纹丝不动
她倚在舱壁上,脸色阴沉,脊背笔直。
“祖母。我们要去哪?”

  “我的孩子,愿上帝保佑我们。我们要去到远方”

  “我们要去找父亲吗?” 长久的沉默

  “我们总有一天会去天堂找他”

  “天堂好吗?天堂有钱吗?”

   “孩子,天堂没有钱,同样没有别离。孩子,带来欢乐的不是钱财,而是为自己所爱的长久地发光”

  “你骗人!我住在城堡里时才快乐!而不是现在躲在这个潮湿的、阴暗的,就跟我们地窖一样的船舱里。我做错了什么!”

  “孩子,愿上帝保佑我们”

  “这世上没有什么上帝!因为没有谁会施舍你仁慈。那些我父亲的所谓挚友,那些所谓忠诚的奴仆,在那之后哪个不是冷眼旁观,甚至瓜分了我们的土地。”蒙哥马利质问道“上帝在哪,他为什么不来救我们!”

   祖母深深看了他一眼,叹气并继续祷告。

  再后来他们住在伦敦——永远阴雨绵绵。
  “噢——可怜的小蒙哥马利”杰克侧着头挑衅地笑了“奶奶的小甜心”
  杰克慢悠悠地点着了火夹子,叼起一根烟,然后猛吸了一口,烟雾出来打了一个圈,往蒙哥马利脸上砸去“端着一个架势给谁看。就像你古板顽固的老奶奶一样。”
蒙哥马利驱赶脸上的烟雾,呛了一口。

“啊呸。呆瓜。还要听你家那个老古板到什么时候。瞧瞧你们住的什么鬼地方,还装出贵族的模样来。跟老子混,保准你们吃穿不愁”杰克戏谑道“随你怎么做,老子看你皮相不错,做我们这一行要技术也要皮相”

  “我来这里当然是决定好了。”
  “明天10点,老地方。”
   第二天十点。蒙哥马利偷偷穿上他还能穿的最体面的衣服——小时候定制的西装,挺直腰杆笔挺的站在街边,完全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模样。没事的,就一下,没有人会怀疑我,只要一下一周就不愁吃喝,就一下。然后他优雅地往前走,握紧手心的汗,全力平静呼吸。好的!摸到了!

   又是他笔挺地站立着。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。在这一个月里,他得手的次数比所有孩子加起来都多,也有人发现过,但都没有怀疑他。祖母也怀疑过,可他完美编造了谎言。一切都很完美。

  摸到了,轻松。啪的一声,他的手被抓住了。“好啊,小崽子,偷到你警察头上去”
  “不,我没有!”蒙哥马利慌乱地想要摆脱他。“你跑不了的!”

  群众好像天生具有灵敏的嗅觉,并且有围观闹剧的传统。
“老兄,你会不会搞错了。这孩子看起来很有教养,挺有钱的样子”
“对对,我还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孩子,一看就是少爷样”
“别被他骗了!”一个老年胖子大叫“上次我丢了钱包,这小鬼就在边上,错不了的,就是他!”“什么!”人群发出惊呼。
“不可能吧,我看他的西装好像是法国顶级定制,价格不下万元英镑”一位路过绅士仔细观察。
  老年胖子嘟囔“不会吧,我看明明就是他----”
“这个西装,欸-----我说怎么这么眼熟”一位贵妇人从马车上下来“这个姿态,这不是小蒙哥马利吗?好久没见了”车里穿来另一位贵妇的声音“但是,他们家不是破产了吗?”

“哦!落魄贵族,没钱!”人们叫道“扒手!扒手!”他们一个挤一个,争相伸手拉扯他的衣服。他跌倒在地上,拼命留下衬衣蔽体。
  “天哪,姐妹们!你们快来看,那个蒙哥马利家的,竟然成了个扒手!”蒙哥马利蒙住了头颤抖“不----”

“难以置信!难以置信!”她们欢呼大笑起来“各位各位,给我们个面子,让尊贵的小蒙哥马利在这待着吧!”然后一路叽叽喳喳乘着马车离去“我要在聚会上好好说说!”有人叫。

  闹剧散场。“给人个面子,快滚吧,臭崽子!”蒙哥马利挣扎着站起来,一瘸一拐回了家。黄昏划破了天际,就像若干年后小岛沉没前那个黄昏,一样贪婪的人们索取着,嘲笑着不幸者。

“老太太,你听说了没!你们家的小贵族成了个扒手!衣服都给人抢走喽!”街上女人们归家前大笑。
臭贵族!臭贵族!踩在头上压榨人,打倒在地成扒手!孩子们朝他们家扔石子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祖母扶着他,进了屋。轻轻地拿出药膏和绑带,帮他处理淤青。外面穿来归家的笑谈,夕阳静静照在两人脸上。

眼泪滑落,蒙哥马利小声呜咽“对不起。对不起”----
 
“孩子,你没有对不起我。”她轻柔地抚摸着他的
背,“孩子,你对不起的,是自己。”

  “你想过得更好,我也想。世界残酷地对待我们每一
个人,你想去恨那些伤害你的人。可是孩子,仇恨会使你痛苦不堪,你不堪重负的恶行将使你饱受良心的煎熬。”她轻轻抹掉了蒙哥马利的泪。

“无论什么虐待都不会在我的情感上烙下这样的印记。要是你能忘掉世界的刻薄,忘掉由此产生的愤怒,你不会更愉快吗?上帝说,你们的仇敌要对他好,恨你们的你们要待他好,诅咒你们的要为他祝福,凌辱你们的要为他祷告。孩子,生活深深伤害着
你,但你要学会去爱。”

“可是,我不明白”
“你有一天会明白的。”

若干年后,蒙哥马利握着那双原本光滑如玉而今粗糙红肿的手,轻轻抽泣“我求求你,不要走。”
“孩子,记住,这是我最后的嘱托”“不-----”“你不论走在哪里,都不要忘记自己是谁,你不论遭遇什么,都要去原谅,都要去爱。”祖母轻咳,倒吸一口气,说“我这一辈子,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,你记住,只要你还在一天,就不应该辜负你的姓氏。”

“可是没了你,我无处可去-----’

“不,爱在哪,家就在哪。我必须要走。我的生命太短暂,不应用于结仇和怨恨。人生在世,谁都会有一身罪过,而且必定如此,但我将迎来这个时刻,我在摆脱这腐朽肉体的同时,堕落和罪行将随躯壳而去,我将变成思想和精神的火花,就像刚出世那般纯洁,它说不定会随着七层天上升,变成更高一级的东西。相反,他绝不会允许人类坠落成恶魔,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,也不会是我的信条。”

“如果生命无限永恒,我就不必孤身一人。”蒙哥马利拥抱了她。

“不,孩子,永生才是痛苦,只有死亡使永生安息。来不及了-----你要学会--爱”

若干年后,蒙哥马利望着星空,又低下头看着那个孩子,回想起海岛沉没时的寂灭“上帝教我感恩,教我去爱,利用悲惨者这件事没有人教过我,我也没有这样的信条。安睡吧。孩子,愿我们终有一天能够自由地行走在这个世上。”

tbc 很抱歉主角没戏份,如果有下回的话,我保证唐亚双双出场